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

[Note] Bitcoin

Bitcoin:
  • Book: Mastering Bitcoin, 2nd Edition Programming the Open Blockchain By Andreas Antonopoulos [Github]
  •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PDF][簡中]

Blockchain:

Math:
  • The Group Structure on an Elliptic Curve [PDF]
    • Elliptic Curve Discrete Log Problem
    • Schoof, Elkies, and Atkin for computing #E(Z/pZ)
    • No known analogue of index calculus attacks on the discrete log problem.

2018年1月7日 星期日

[FWD]《法律的鬥爭》


王澤鑑《民法總則》前頭這篇文章非常淺白。


如果還想看更多:
  • Walter Benjamin, Critique of Violence.
  • Giorgio Agamben, Homo Sacer.

後來我們會發現,講完「天日昭昭」兩遍照樣莫須有,如果把眼光移到對立面,宋高宗暴力才是真理。



法律的鬥爭

著作:魯道夫.馮.耶林
翻譯:薩孟武



法律的目的是和平,而達到和平的手段則為鬥爭。法律受到不法的侵害之時——這在世界上可能永遠存在——鬥爭是無法避免的。法律的生命是鬥爭,即民族的鬥爭,國家的鬥爭,階級的鬥爭,個人的鬥爭。

世界上一切法律都是經過鬥爭而後得到的。法律的重要原則無一不是由反對者的手中奪來。法律的任務在於保護權利,不問民族的權利或個人的權利,凡想保全權利,事前須有準備。法律不是紙上的條文,而是含有生命的力量。正義之神,一手執衡器以權正義,一手執寶劍,以實現正義,寶劍而無衡器,不過暴力。衡器而無寶劍,只是有名無實的正義。二者相依相輔,運用寶劍的威力與運用衡器的技巧能夠協調,而後法律才完全見諸實行。

世上有不少的人,一生均在和平的法律秩序之中,過其悠遊自在的生活。我們若對他們說:「法律是鬥爭」,他們將莫明其妙。因為他們只知道法律是保障和平與秩序。這也難怪他們,猶如豪門子弟繼承祖宗的遺產,不知稼穡艱難,從而不肯承認財產是勞動的成果。我們以為,法律也好,財產也好,都包含兩個要素,人們因其環境之不同,或只看到享樂與和平之一面,或只看到勞苦與鬥爭之一面。

財產及法律猶如雙面神的耶奴斯的頭顱(Janus-head)一樣,對甲示其一面,對乙又示其另一面,於是各人所得的印象就完全不同。此種雙面的形象,不但個人,就是整個時代也是一樣。某一時代的生活是戰爭,另一時代的生活又是和平。各民族因其所處時代不同,常常發生一種錯覺。此種錯覺實和個人的錯覺相同,當和平繼續之時,人們均深信永久和平能夠實現,然而砲聲一響,美夢醒了。以前不勞而獲的和平時代已成陳跡,接著而來的則為面目全非的混亂時代。要衝破這個混亂時代,非經過艱苦的戰爭,絕不能恢復和平。沒有戰鬥的和平及沒有勤勞的收益,只存在於天堂。其在人間,則應是努力辛苦奮鬥的結果。

德文Recht有客觀的(objective)及主觀的(subjective)兩種意義。客觀的意義是指法律,即指國家所維護的法律原則,也就是社會生活的法律秩序。主觀的意義是指權利,即將抽象的規則改為具體的權利。法律也好,權利也好,常常遇到障礙;要克服障礙,勢非採取鬥爭的方法不可。

我們知道法律需要國家維持。任何時代必定有人想用不法的手段侵害法律。此際國家若袖手旁觀,不予鬥爭,則法律的尊嚴掃地,人民將輕蔑法律,視為一紙具文。然而我們須知法律又不是永久不變的,一方有擁護的人,同時又有反對的人,兩相對立,必引起一場鬥爭。在鬥爭中,勝負之數不是決定於理由的多少,而是決定於力量的大小。不過人世的事常不能循著直線進行,多採取中庸之道。擁護現行法律是一個力量,反對現行法律也是一個力量,兩個力量成為平行四邊形的兩邊垂直線,兩力互相牽制,終則新法律常趨向對角線的方向發展。一種制度老早就應廢止,而卒不能廢止者,並不是由於歷史的惰性,而是由於擁護者的抵抗力。

是故在現行法律之下,要採用新的法律,必有鬥爭。這個鬥爭或可繼續數百年之久。兩派對立,都把自己的法律——權利視為神聖不可侵犯。其結果如何,只有聽歷史裁判。在過去法制史之上,如奴隸農奴的廢除,土地私有的確立,營業的自由,言論的自由,信教的自由等等,都是人民經過數世紀的鬥爭,才能得到的。法律所經過的路程不是香花鋪路,而是腥血塗地,吾人讀歐洲歷史,即可知之。

總而言之,法律不是人民從容揖讓,坐待蒼天降落的。人民要取得法律,必須努力,必須鬥爭,必須流血。人民與法律的關係猶如母子一樣,母之生子須冒生命的危險,母於之間就發生了親愛感情。凡法律不由人民努力而獲得者,人民對之常無愛惜之情。母親失掉嬰兒,必傷心而痛哭;同樣,人民流血得到的法律亦必愛護備至,不易消滅。



現在試來說明法律鬥爭。這個鬥爭是由一方要侵害法益,他方又欲保護法益而引起的。不問個人的權利或國家的權利,其對侵害,無不盡力防衛。蓋權利由權利人觀之,固然是他的利益,而由侵害人觀之,亦必以侵害權利為他的利益,所以鬥爭很難避免。上自國權,下至私權,莫不皆然。國際上有戰爭,國內有暴動與革命。在私權方面,中世有私刑及決鬥,今日除民事訴訟之外,尚有自助行為。此數者形式不同,目的亦異,而其為鬥爭則一。於是就發生一個問題:我們應該為權利而堅決反抗敵人乎,抑為避免鬥爭,不惜犧牲權利乎?前者是為法律而犧牲和平,後者則為和平而犧牲法律。固然任誰都不會因為一元銀幣落在水中,而願出兩元銀幣雇人撈取。這純粹出於計算。至於訴訟卻未必如此,當事人不會計較訴訟費用多少,也不想將訴訟費用歸諸對方負擔。勝訴的人雖知用費不貲,得不償失,而尚不肯中輕訴訟,此中理由固不能以常理測之。

個人的糾紛姑且不談,今試討論兩國的紛爭。甲國侵略乙國,雖然不過荒地數里,而乙國往往不惜對之宣戰。為數里之荒地,而競犧牲數萬人之生命,數億元之鉅款,有時國家命運且因之發生危險。此種鬥爭有什麼意義?蓋乙國國民若沉默不作抗爭,則今天甲國可奪取數里荒地,明天將得寸進尺,奪取其他土地,弄到結果,乙國將失掉一切領土,而國家亦滅亡了。由此可知國家因數里荒地所以不惜流血,乃是為生存而作戰,為名譽而作戰,犧牲如何,結果如何,他們是不考慮的。

國民須保護其領土,則農民土地若為豪強侵佔數丈,自可起來反抗,而提起訴訟。被害人提起訴訟,往往不是因為實際上的利益,而是基於權利感情(feeling of right),對於不法行為,精神上感覺痛苦。即不是單單要討還標的物,而是要主張自己應有的權利。他的心聲告訴他說:你不要退縮,這不是關係毫無價值的物,而是關係你的人格,你的自尊,你的權利感情。簡單言之,訴訟對你,不是單單利益問題,而是名譽問題,即人格問題。

世上必有不少的人反對吾言。這個反對意見一旦流行,則法律本身就歸毀滅。法律能夠存在,乃依靠人們對於不法,肯作勇敢的反抗,若因畏懼而至逃避,這是世上最卑鄙的行為。我敢堅決主張,吾人遇到權利受到損害,應投身於鬥爭之個出來反抗。此種反抗乃是每個人的義務。



權利鬥爭是權利人受到損害,對於自己應盡的義務。生存的保全是一切動物的最高原則。但是其他動物只依本能而保全肉體的生命,人類除肉體的生命之外,尚有精神上的生命。而此精神上的生命由法律觀之,則為權利。沒有法律,人類將與禽獸無別。一種法律都是集合許多片段而成,每個片段無不包括肉體上及精神上的生存要件。拋棄法律等於拋棄權利,這在法律上是不允許的,而且亦不可能。如其可能,必定受到別人侵害;抵抗侵害乃是權利人的義務。吾人的生存不是單由法律之抽象的保護,而是由於具體的堅決主張權利。堅決主張自己的權利,不是由於利益.而是出於權利感情的作用。

那輩竊盜因他自己不是所有權人,故乃否認所有權的存在,更否認所有權為人格的要件。是則竊盜的行為不但侵害別人的財物,且又侵害別人的人格,受害人應為所有權而防衛自己的人格。因此竊盜的行為可以發生兩種結果:一是侵害別人的權益;二是侵害別人的人格。至於上述豪強侵佔農民的田地,情形更見嚴重。倘若該受害農民不敢抗爭,必為同輩所輕視。同輩認為其人可欺,雖不敢明日張膽,亦將偷偷摸摸,蠶食該農民的土地。所有權觀念愈發達,受害人愈難忍受侵害,從而反抗的意志亦愈益強烈。故凡提起訴訟而能得到勝訴,應對加害人要求雙重賠償,一是討還標的物;二是賠償權利感情的損傷。

各種國家對於犯罪之會加害國家的生存者,多處以嚴刑。在神權國,凡慢瀆神祗的處嚴刑,而擅自改變田界的,只視為普通的犯罪(例如摩西法)。農業國則反是,擅自改變田界的處嚴刑,慢瀆神祗的處輕刑(古羅馬法)。商業國以偽造貨幣,陸軍國以妨害兵役,君主國以圖謀不軌,共和國以運動復辟,為最大的罪狀。要之,個人也好,國家也好,權利感情乃於生存要件受到損害之時,最為強烈。

權利與人格結為一體之時,不問是那一種權利,均不能計算價值之多少。此種價值不是物質上的價值(material value),而是觀念上的價值(ideal value)。對於觀念上的價值,不論貧與富,不論野蠻人與文明人,評價都是一樣。至其發生的原因,不是由於知識的高低,而是由於苦痛感情的大小。也許野蠻人比之文明人,權利感情更見強烈。文明人往往無意之中,計算得失孰大孰小。野蠻人不憑理智,只依感情,故能勇往猛進,堅決反抗權利之受侵害。但是文明人若能認識權利受到侵害,不但對他自己,而且對整個社會,都可以發生影響,亦會拔劍而起,挺身而鬥,不計利害,不計得失。吾於歐洲許多民族之中,只知英國人民有此權利感情。英國人民旅行歐洲大陸,若受旅館主人或馬車馭者的欺騙,縱令急於出發,亦願延期啟行,向對方交涉,雖犧牲十倍的金錢,亦所不惜。這也許可以引人嗤笑,其實嗤笑乃是不知英國人民的性格,所以與其嗤笑英人,不如認識英人。



為法律而鬥爭,是權利人的義務,已如上所言矣。茲再進一步,說明個人擁護自己的法律——即法律上的權利——又是對於社會的義務。

法律與權利有何關係?我們深信法律乃是權利的前提,只有法律之抽象的原則存在,而後權利才會存在。權利由於法律,而後才有生命,才有氣力,同時又將生命與氣力歸還法律。法律的本質在於實行,法律不適於實行或失去實行的效力,則法律已經沒有資格稱為法律了;縱令予以撤廢,亦不會發生任何影響。這個原則可適用於一切國法,不問其為公法,其為刑法,其為私法。公法及刑法的實行,是看官署及官吏是否負起責任,私法的實行則看私人是否擁護自己的權利。私人放棄自己的權利,也許由於愚昧,不知權利之存在;也許由於懶惰或由於畏懼,不欲多事,其結果,法律常隨之喪失銳氣而等於具文。由此可知私法的權威乃懸於權利的行使,一方個人的生命由法律得到保障,他方個人又將生命給與法律,使法律有了生氣。法律與權利的關係猶如血液的迴圈,出自心臟,歸於心臟。

個人堅決主張自己應有的權利,這是法律能夠發生效力的條件。少數人若有勇氣督促法律的實行,藉以保護自己的權利,雖然受到迫害,也無異於信徒為宗教而殉難。自己的權利受到侵害,而乃坐聽加喜人的橫行,不敢起來反抗,則法律將為之毀滅。故凡勸告被害人忍受侵害,無異於勸告被害人破壞法律。不法行為遇到權利人堅決反抗,往往會因之中止。是則法律的毀滅,責任不在於侵害法律的人,而在於被害人缺乏勇氣。我敢大膽主張:「勿為不法」 (Do no injustice)固然可嘉,「勿寬容不法」(Suffer no injustice)尤為可貴。蓋不法行為不問是出之於個人,或是出之於官署,被害人若能不撓不屈,與其抗爭,則加害人有所顧忌,必不敢輕舉妄動。由此可知我的權利受到侵犯,受到否認,就是人人權利受到侵犯,受到否認。反之,我能防護權利,主張權利,回復權利,就是人人權利均受防護,均有主張,均能回復。故凡為一己的權利而奮鬥,乃有極崇高的意義。

在這個觀念之下,權利鬥爭同時就是法律鬥爭,當事人提起訴訟之時,成為問題的不限於權利主體的利益,即整個法律亦會因之發生問題。莎士比亞在其所著(威尼斯的商人) (Merchant of Venice)中,描寫猶太商人舍洛克(Shylock)貸款給安多紐(Anto-nio)的故事,中有舍洛克所說的一段話:

我所要求一磅的肉,

是我買來的,這屬於我,我必須得到;

你們拒絕不予,就是唾棄你們的法律;

這樣,威尼斯的法律又有什麼威力。

……我需要法律,

……我這裏有我的證件。

「我要法律」一語,可以表示權利與法律的關係。又有人人應為維護法律而作鬥爭的意義。有了這一句話,事件便由舍洛克之要求權利,一變而為威尼斯的法律問題了。當他發出這個喊聲之時,他已經不是要求一磅肉的猶太人而是凜然不可侵犯的威尼斯法律的化身,他的權利與威尼斯的法律成為一體。他的權利消滅之時,威尼斯的法律也歸消滅。不幸得很,法官竟用詭計,拒絕舍洛克履行契約。契約內容苟有反於善良風俗,自得謂其無效。法官不根據這個理由,既承認契約為有效,而又附以割肉而不出血的條件。這猶如法官承認地役權人得行使權利,又不許地役權人留足印子地上。這種判決,舍洛克何能心服。當他悄然離開法庭之時,威尼斯的法律也俏然毀滅了。

說到這裏,我又想起另一作家克萊斯特(Henrich von Kleist) 所寫的小說《米刻爾.科爾哈斯》(Michael Kohlass)了。舍洛克悄然走出,失去反抗之力而服從法院的判決。反之,科爾哈斯則不然了。他應得的權利受到侵害,法官曲解法律,不予保護,領主又左袒法官,不作正義的主張。他悲憤極了,說道:「為人而受蹂躪,不如為狗」,「禁止法律保護吾身,便是驅逐吾身於蠻人之中。他們是把棍子給我,叫我自己保護自己」。於是憤然而起,由正義的神那裏,奪得寶劍,揮之舞之,全國為之震駭,腐化的制度為之動搖,君主的地位為之戰慄。暴動的號角已經鳴了。權利感情受到侵害,無異於對人類全體宣戰。但是驅使科爾哈斯作此行動,並不是單單報仇而已,而是基於正義的觀念。即余當為自己目前所受的侮辱,恢復名譽;並為同胞將來所受的侵害,要求保護,這是余的義務。結果,他便對於從前宣告他為有罪的人——君主、領主及法官,科以2倍、3倍以上的私刑。世上不法之事莫過於執行法律的人自己破壞法律。法律的看守人變為法律的殺人犯,醫生毒死病人,監護人絞殺被監護人,這是天下最悖理的事。在古代羅馬,法官受賄,便處死刑。法官審判,不肯根據,而惟視金錢多少,勢力大小,法律消滅了,人民就由政治社會回歸到自然世界,各人均用自己的腕力以保護自己的權利,這是勢之必然。

人類的權利感情不能得到滿足,往往採取非常手段。蓋國家權力乃所以保護人民的權利感情,而今人民的權利感情反為國家權力所侵害,則人民放棄法律途徑,用自助行為以求權利感情的滿足,不能不說是出於萬不得已。然此又不是毫無結果。教徒的殉難可使羅馬皇帝承認基督教,歐洲各國的民主憲政何一不是由流血得來。科爾哈斯揮動寶劍實是「法治」發生的基礎。



國民只是個人的總和,個人之感覺如何,思想如何,行動如何,常表現為國民的感覺思想和行動。個人關於私權的主張,冷淡而又卑怯,受了惡法律和惡制度的壓迫,只有忍氣吞聲,不敢反抗,終必成為習慣,而喪失權利感情。一旦遇到政府破壞憲法或外國侵略領土,而希望他們奮然而起,為憲政而鬥爭,為祖國而鬥爭,爭所難能。凡沉於安樂,怯於抗鬥,不能勇敢保護自己權利的人,哪肯為國家的名譽,為民族的利益.犧牲自己的生命。至於名譽或人格也會因而受到損害,此輩是不瞭解的。此輩關於權利,只知其為物質上的利益,我們何能希望他們另用別的尺度以考慮國民的權利及名譽。所以國法上能夠爭取民權,國際法上能夠爭取主權的人,常是私權上勇敢善戰之士。前曾述過,英國人願為區區一便士之微而願付出十倍以上的金錢,與加害人從事鬥爭。有這鬥爭精神,故在國內能夠爭取民主政治,於國外能夠爭取國家聲望。

對於國民施行政治教育的是私法,絕不是公法。國民在必要時,若能知道如何保護政治的權利,如何於各國之間,防衛國家的獨立.必須該國人民在私人生活方面,能夠知道如何主張他們自己的權利。自己權利受到侵害,不問來自何方,是來自個人乎,來自政治乎,來自外國乎,若對之毫無感覺,必是該國人民沒有權利情感。是故反抗侵害,不是因為侵害屬於那一種類,而是懸於權利感情之有無。

依上所述,我們可以得到簡單的結論,即對國外要發揚國家的聲望,對國內要建立強國的基礎,莫貴於保護國民的權利感情;且應施以教育,使國民的權利感情能夠生長滋蔓。

專制國家的門戶常開放給敵人進來。蓋專制政府無不蔑視私權,賦稅任意增加,沒有人反對;徭役任意延長,沒有人抗議。人民養成了盲從的習慣,一旦遇到外敵來侵,人民必萎靡不振,移其過去盲從專制政府者以盲從敵人政府。到了這個時候,政治家方才覺悟,要培養對外民氣,須先培養對內民氣,亦已晚矣。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保險法學分班試題

克拉克以其妻子露薏絲為被保險人,於 2015 年 9 月向偉恩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偉恩人壽)投保人壽保險契約附加醫療保險。投保後於 2016 年 10 月某日在餐廳用餐後下樓梯時,不慎失足跌倒,全身多處骨折送醫急救。歷經多次重大手術後,脊椎遭受傷害而全身癱瘓。於請求保險給付時,經偉恩人壽調閱露薏絲過往病歷,始發現露薏絲曾於 2011 年間經一般身體檢查發現其有高血壓之事實,而於契約訂立時並未向保險人據實說明。此時保險人遂以克拉克與露薏絲違反保險法第 64 條告知義務而解除契約。並主張由於露薏絲患有高血壓症狀,因此不慎失足與高血壓暈眩有因果關係,故仍不受保險法第 64 條第 2 項但書限制。

露薏絲則抗辯稱當時 2011 年雖有高血壓檢查結果,但當時體檢醫師答覆其高血壓屬於高血壓前期患者,僅需改變生活習慣與飲食即可改善。另克拉克亦主張於契約訂立時,其不知露薏絲曾因體檢而有高血壓前期狀況,故並未違反據實說明義務,且投保當時業務員僅以要保書上書面詢問事項詢問克拉克而並未逐一詢問露薏絲。露薏絲僅於事後在要保書相關欄位上簽名表示同意為系爭契約之被保險人。試問:偉恩人壽是否應負保險責任?

註:要保書所載書面詢問事項

過去五年內是否曾因患有下列疾病而接受醫師治療、診療或用藥?1.高血壓症(指收縮壓 140mm 舒張壓 90mm 以上)、狹心症、心肌梗塞、心肌肥厚、心內膜炎、風濕性心臟病、先天性心臟病、主動脈血管瘤。



係爭保險契約為人壽保險契約附加醫療保險,亦即「主約」是人壽保險,「附約」是醫療保險。此種主、附約同時訂立的情形,在契約法屬於「契約聯立」。但主約之保單條款常有如主約有撤銷、解除或無效之事由時,其效力及於附約之約定(即「效力依附條款」),此類條款使得附約效力從屬於主約,此屬契約自由之範圍,應屬適法。惟因主、附約形式上為兩個不同契約,且各自承擔不同的危險,保險費也是分別計算,因此理論上主約與附約應有不同的應告知事項,因為對主約的危險估計屬於重要事項者,對於附約未必為重要事項,反之亦然。但我國保險實務未詳細區分,通常主、附約原則上多共用主約所使用的詢問事項表,至多僅在其後附加傷害保險或健康保險者應額外告知事項而已。即便如此,各詢問事項對於主、附約的重要性及違反效果仍應分別判斷。茲就相關問題分析如下:

1. 人壽保險部分:

(ㄧ) 被保險人露薏絲是否違反告知義務?

(1) 告知義務人為要保人與被保險人。

保險法第64條第1項僅明定要保人為告知義務人,但被保險人是否為告知義務人?我們永遠可以從文義解釋得到告知義務人不包含「被保險人」,但實務見解多採被保險人為告知義務人,學說亦多同此見解,何解?被保險人於醫療保險具有保險利益之人,而於人壽保險乃承保之對象,自有必要履行告知義務。學說更進一步認為被保險人之所以課負此項義務乃基於危險樣態之相關情報,被保險人具有相當之容易性與適格性。惟未修法前,如何解決此項爭議?以契約當事人而論,義務人本應要保人,此時似得類推適用民法第244條關於「代理人或使用人之故意過失」所生之法律效果。換言之,該義務人雖仍為要保人,但被保險人乃居於要保人與履行義務過程中之「使用人」,其故意過失亦為要保人之故意過失。

(2) 高血壓(收縮壓 140mmHg、舒張壓 90mmHg 以上)是否為重要事項?高血壓前期是否為重要事項?

保險法第64條第1項採書面詢問主義,限制告知義務範圍,未以書面詢問者,縱為重要事項,亦無需告知,故高血壓推定為重要事項。告知義務人若有為隱匿或遺漏不為說明高血壓,顯然會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高血壓保險危險事實之估計,因此高血壓為重要事項。

高血壓前期一般定義為「收縮壓 120~139mmHg、舒張壓 80~89mmHg 之間」,與高血壓畢竟有別,未以書面詢問者,縱為重要事項,亦無需告知。

(3) 第一抗辯為「被保險人露薏絲雖有高血壓檢查結果,但當時體檢醫師答覆其高血壓屬於高血壓前期患者,僅需改變生活習慣與飲食即可改善。」

對於高血壓或高血壓前期應分別判斷如下:

(a) 高血壓:重要事項,必須進一步判斷主觀要件。

被保險人露薏絲無醫學專業知識,對於體檢醫師說明亦無置喙餘地。被保險人自認為高血壓前期患者,故開始改變生活習慣與飲食,進而預防高血壓。事實上,2011年體檢至契約訂立時已隔四年之久,期間被保險人可推定無任何高血壓診療紀錄(否則保險人可以加以舉證),被保險人甚或認為高血壓已獲得控制。是以,被保險人對重要事項高血壓不為說明無故意或重大過失。

此時雖未嚴重違反誠信原則,但卻可能破壞保險人危險承擔對價原則,若保險人因要保人或被保險人之輕過失違反告知義務可得解除契約,對他方當事人未免過苛,或可以比較法上有以故意或重大過失為範,為保險法限縮適用參考。是以,無保險法第64條第2項適用餘地,但保險人應可調整保費或保險金額,以符合對價平衡。

(b) 高血壓前期:非重要事項,無保險法第64條第2項適用餘地。

(4) 第二抗辯為「要保人克拉克於契約訂立時不知被保險人露薏絲曾因體檢而有高血壓前期狀況」。

對於高血壓或高血壓前期應分別判斷如下:

(a) 高血壓:重要事項,必須進一步判斷主觀要件。要保人對重要事項高血壓不為說明無故意或重大過失,無保險法第64條第2項適用餘地。

(b) 高血壓前期:非重要事項,無保險法第64條第2項適用餘地。

(5) 第三抗辯為投保當時業務員僅以要保書上書面詢問事項詢問克拉克而並未逐一詢問露薏絲,露薏絲僅於事後在要保書相關欄位上簽名表示同意為系爭契約之被保險人。

就要保人與保險人以及業務員三方關係與告知義務之履行而論,業務員為保險人之說明義務履行輔助人,業務員對於契約條款未逐一詢問露薏絲,此時保險人可能構成民法245-1條第1項第1款締約上過失關於情報揭露義務,以及金融消費者保護法第10條第1項。又保險業務員管理規則第19條要求業務員不得就影響要保人或被保險人權益之事項為不實之說明或不為說明。因此業務員在保險締結時之故意過失,應類推適用民法第244條,視為保險人之故意過失,可認為高血壓屬於「保險人明知或可得而知事項」,故保險人仍不得主張保險法第64條第2項解除契約。

(二) 法律效果

人壽保險保險事故為被保險人死亡。保險事故未發生,偉恩人壽無任何人壽保險責任。此外,保險人偉恩人壽無法依保險法第64條第2項規定解除契約,即便主約有「效力依附條款」也無法依此條款對附約之醫療保險解約。



2. 醫療保險部分:

(一) 被保險人露薏絲是否違反告知義務?

附約共用主約所使用的詢問事項表,然各詢問事項對於主、附約的重要性及違反效果仍應分別判斷。以下就差異之處加以說明:

高血壓是否為重要事項?

高血壓推定為重要事項,然於醫療保險中,高血壓保險危險事實是否已達拒保程度,攸關保險法第64條第2項適用與否。保險實務上有拒保亦有加費投保。無論何種情況,同人壽保險討論,被保險人無違反告知義務。

(二) 法律效果

被保險人露薏絲醫療保險保險事故為「醫療費用支出」。保險事故發生後,要保人與被保險人對高血壓重要事實遺漏不為說明,主觀上無故意或重大過失。保險人不得依保險法第64條第2項解除保險契約,偉恩人壽應負保險責任依醫療保險契約給付被保險人保險金。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FWD] SHINee鐘鉉拜託朋友的遺書-Nine-Dear-Cloud-消失的話務必上傳


今日韓國樂隊Dear Cloud主唱Nine公開了鐘鉉的遺書。鐘鉉生前曾經拜託Nine,假如有一天他消失於人世的話,請務必上傳他說的話。


我從內心開始出現問題

一點點蠶食我的抑鬱,最終把我完全吞噬

我無法戰勝它,我很討厭自己,一點都不能打起精神

就算我大叫出來也無法找出答案

不能呼吸,倒不如就此停止

我曾問過誰能負起責任,就只有你

我一直是孤單一人,說結束的確很易,但真要結束卻是很難

我一直生活在這困境當中,你說我想逃避,真的我真的有想過

我問過那裏有誰?是我,還是我,只有我

問為什麼我總是失去記憶

因為我的性格,就是這樣,最終都是因為我的錯

我希望過有人會察覺,但沒有見過我,當然是不會知道有我存在

問過大家為甚麼要活着,大家都說是這樣活着

問我為什麼選擇死亡,我會回答就是因爲累了

但我沒有學過將厭惡的痛苦轉化成快樂

痛苦就只是痛苦而已

為甚麼我不能夠以我的想法結束?

叫我找出生病的原因,我非常清楚我是因為自己而痛苦

全都是我的錯,因為我沒出息。

你想聽到這句說話嗎?

沒有,我沒有做錯任何事

醫生以溫柔的聲線對我說,都是我性格問題

你真是想得簡單了

甚至覺得我痛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比我更辛苦的人還好好活着,比我更軟弱的人還好好活着

但並不這樣,在活着的人當中沒有比我更辛苦

也沒有比我更軟弱的人,即使這樣也叫我活下去

問了數百次「為什麼要活着?」

其實都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

我想為我自己活着

拜託不知道就說這樣的話

竟然讓我找出具體為甚麼覺得辛苦的原因

不是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嗎?

我說了那麼多次了,說我為什麼辛苦

這些原因還不夠讓我痛苦嗎?難道需要更具體的故事?是希望我有更多苦衷嗎?

我已經說了,是不是隨便聽聽啊?能夠戰勝的話就不會成為傷口了

能夠戰勝的話,就不會留下傷痕

看來跟這個世界相連的事並沒有我的份

看來讓這個世界認識我,也不是我的人生

都因為這樣才令我很苦

為什麼會選擇這樣,很可笑吧

能堅持到現在,真的很勇敢吧

還要說甚麼說,就跟我說「辛苦了,做到這樣已經很棒了」

跟我說「辛苦了」

就算不能笑着送我走

也請不要責怪着送我走

辛苦了

真的辛苦了

再見




Compare:
  • 巴迪歐的哲學事件。(規訓與懲罰的角度看待勞工地位,我們應該問保險事故發生後,經紀公司能獲得什麼保險理賠?勞工的確是商品,自殺只是商品NG化。有人說勞工是錄音帶,真正的勞工都在工作,這不是講幹話,而是資本主義該有的模樣,勞工不能出聲,任何工會都該被消滅,資本主義運作才有高效率。笨蛋,問題在經濟。)
  • 阿岡本指出,亞里斯多德問的這個問題「人是天生沒有特定作用的嗎?」應該更精確地譯作「人是天生無為(senz’opera)的嗎?」而阿岡本的答案是肯定的。(https://www.mplus.com.tw/article/1045)
  • 假如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們作為共同體,作為人這類物種必須要做的,沒有什麼東西是生而為人必須要完成的,那麼就可以用新的角度來看待哲學、政治與藝術活動:沒有什麼是我們必須得要做的,人的「本質」就是無拘地踐行肉身,這就是阿岡本所謂的「瀆用」(profanation):一切凡俗者,即是神聖者。
  • 棄置,然後才能完成作品。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還好。民進黨不怕被駡,堅持自己版本的罷免門檻。


同性婚姻,
爸爸媽媽將會不見。


先參考:


關於不設門檻的提案:
  • 時代力量(民進黨救了你還不謝主隆恩)
  • 徐國勇(姑婆芋吃到趴呆)
    • 本院委員徐國勇等32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請審議案。
    • 關係文書:https://lci.ly.gov.tw/LyLCEW/agenda1/02/pdf/09/01/03/LCEWA01_090103_00075.pd
    • 修正條文第九十條:罷免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即為通過。反之為否決。
    • 說明:原條文對於罷免案通過門檻之限制,與當選門檻僅須相對多數決相差甚鉅,對於人民行使受憲法第十七條所保障之罷免權造成過度之限制,爰修正為罷免案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即為通過。反之為否決。


提案完當然要討論,重點是實質討論內容,某委員這樣批評功德院發言人這樣對嗎?
  • 會議紀錄:https://lci.ly.gov.tw/LyLCEW/communique1/final/pdf//105/24/LCIDC01_1052401_00008.pdf
  • P447 以下。
  • P452:
    • 主席:假設被罷免者和候選人是同一人的話,那就分開舉行,這樣就解決大家的問題了。說不定黃國昌委員要到新北市參選,結果國民黨發動罷免他。
    • 姚委員文智:主席,如果是這樣,大家都會去登記參選,你知道嗎?逃避罷免的方法就是去選縣市長。
    • 陳委員怡潔:主席是為了你著想,真的。
    • 姚委員文智:他不是為我著想。
    • 楊委員鎮浯:本席發現這個會議再開下去,每個人都要去選縣市長了。
  • P453:
    • 徐委員永明:大家如果同意這麼做,本席還是要表達時代力量黨團的立場,我們認為設門檻基本上是在保障現任者,這是我們的立場。


休息三分鐘後徐永明繼續正常發言,因此時代力量黨團的真意是「設門檻基本上是在保障現任者,但也承認選舉罷免綁一起才能衝高投票率(正當性要求),不然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狀況」(門檻必須考慮低投票率的事實)(時代力量也不是第一天演戲,二讀修正動議還是可以再演一次,重點是國民兩黨有必要那麼在乎五人小黨)。整個討論過程徐永明根本沒有罵民進黨(即便是演戲)。令人玩味的是下面這篇貼文:
對有任期的民選公職行使罷免投票,無論設不設門檻;無論門檻是高是低,其實都是不合理的制度
根據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中華民國41年9月起編號)中華民國105年3月16日印發院總第 1044 號委員提案第 18595 號,某委員也同意
罷免權係憲法、法律賦予公民撤換不適任之中央或地方公職人員之權利。在人民實現其參政之基本權利過程中,由於直接民主制度現實上之困難性,代議民主制度乃為民主國家目前主流,然為了防止代議制度所選出之民意代表如脫韁野馬而恣意濫權無所節制,故有建立退場機制之必要
除了有黑人問號,或許可以把罷免解釋成「被排除的接納」。


另外還有一段小歷史:「原來我們的規定是三分之一同意,後來國民黨魏鏞委員因為核四案,有人要發動罷免,才把它提高到二分之一同意,這是當時的時空背景。」足以證明設門檻基本上是在保障現任者,差別在於程度有異。如果時代力量真的很在乎門檻,比起勞基法修法大戲,反對力道怎麼差那麼多?應然與實然的斷裂,只有現實主義是真的,或許意識到自己是五人小黨,怎麼演戲都無所謂。


或許我們可以想像時代力量版本過關,背後代表什麼意義?代表時代力量掌握功德院立法局多數席次,腐敗帶來權力,絕對腐敗帶來絕對權力,不夠腐敗的政黨怎麼取得國會多數?夠腐敗的政黨怎麼可能完全無門檻?如果選舉制度可以改變國家,選舉制度就不該存在。在幾次選舉之後,改變的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真正改變不了的,才是利益之所在。(想想勞基法修法牽扯多少利益?就知道促轉沒有什麼利益。)


或許這也證明邵慶平教授說的,如果修法內容很容易通過,那表示法律無關緊要。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再到四分之一,因為「正當性」,所以要求「高投票率」,但實務很難辦到,所以必須加入「門檻」排除實務上的低投票率。結論就是無關緊要


合理的退場制度是不合理的自動請辭,不合理的退場機制是合理罷免,只有上帝可以劃定合理的邊界回到現實,黃國昌罷免就只差幾步,還是要來檢討失敗理由:
  • 禱告忘記親土地。
  • 同性婚姻讓我們鄉下的孩子越來越少,要讓我們的阿公阿嬤絕子絕孫,什麼男生娶男生女生娶女生,人若不照天理,天就不照甲子,天氣大亂,造成新北市第十二選舉區二十萬沈默多數沒有站出來罷昌。

當然,你也可能聽到這種失敗理由:
  • 如果只有「簡單多數」門檻,黃國昌已經被罷免了。
  • 黃國昌沒自動請辭。(要求十惡不赦的人發揮道德良心自動請辭有點過分,應該改成黃國昌沒有自盡會比較符合安定力量的訴求。)

這解釋過了:
  • 時代力量跟民進黨某些立委一樣在演戲,請參考會議紀錄。
  • 時代力量就算沒演,「簡單多數」不算門檻的門檻也會被大有為的民進黨否決。
  • 就算沒有被民進黨否決,因應門檻不同,罷免運作也會有所不同,至少我們不該看到黃國昌在立法院演戲,早就該回新北市第十二選舉區固票。平平是麻將,台灣規則跟日本規則不一樣,打法策略也會不一樣。
  • 如果。

罷昌只是宣洩情緒,表面上的死結還是同性婚姻,爸爸媽媽不能不見。而實際的死結是分類,當分類切割裝置耗竭,我們才不會讓自身被停留在某種劃分當中。然而國家必須維持某些分類,不然國家會消失,這就是問題所在。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2017.12.1 小記




安安:
  • 下午載麻麻一起看醫生,毛毛雨地下室停車場不讓死老百姓停車,只好繞一圈再試一次還是不給停,只好停在外面台大空地停車場,也是稍微排隊等車位。
  • 脖子正常。
  • 看完診麻麻餵奶大便,到廁所換尿布。尿布台有安全帶可以綁住安安,安全。大便有點多,還好沒弄髒洗手台。
  • 回家後又大一次。
  • 洗完澡又大一次。
  • 抱安安。身體濕濕熱熱感覺不妙,果然出現第四次大便。因為已經流出來了所以特別可怕,衣服濕了代表身體背面也是大便,我的腳也沾到大便,好不容易弄完居然想不起來剛剛自己哪邊弄到,衣服不可能呀,肚子沒有大便味道,最後發現是大腿弄到(而且已經變硬了)


鳥鳥蛇:
  • Calculus of Variations
    • 緣起:(黑人問號)
      • Paper: Attention Is All You Need
      • Video: CMU Neural Nets for NLP 2017 (9): Attention.  Lin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hTMgFvoaD8
      • 對應的課程: CS 11-747: Neural Networks for NLP. Link: http://phontron.com/class/nn4nlp2017/ 
      • Reading Material: Yoav Goldberg, Neural Network Methods for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Synthesis Lectures on Human Language Technologies).
      • 中間談到 feed-forward neural networks 的 representation power,很容易讓人聯想變分學。
    • Tutorial: 
    • 大家很喜歡用 J。就像用 x, y, y^{hat}, θ 一般,都有約定成俗的意義。 
  • Ne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 自從有 Goldberg 這本書後,終於知道整個體系大概長怎樣,進而猜測未來可能研究方向,只要任何新想法(例如 Attention Is All You Need),都有機會拿來改進之前的 state-of-the-art,偏偏 Ne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問題特別多(應該說各個領域都一樣),只要稍微進步一下就可以把論文丟上來讓大家聞香。
    • 論文附程式碼真的是功德無量,我替功德院院長感謝作者。
    • 沒有品質的統治者。Link: https://www.facebook.com/professorofpower/videos/522114804824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