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FWD] UCL Course on RL


http://www0.cs.ucl.ac.uk/staff/d.silver/web/Teaching.html

(Video Lecture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pWv7GOvuf0)

Textbooks:


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做工的人》的一個心得。


「這工作(看板人)毫無未來,無法成長,不被重視,並且極度地扼殺人性。」

「窮人沒有選擇工作的權利,只要一天、兩天不做,那就等於全家要喝西北風。他們不可能團結,因為每個人都只能求著可以在今天領到自己的那一份錢。他們也不可能有機會進修或是改變,那都要花錢。只能領下這份就算一個月下來也攤不到基本薪資的日薪。很可能就是這樣接著度過餘生。在沒有指望的這個當下,過這樣的日子。」


語言學的所有論題自此都取決於能指和所指的初始位置,它們是兩個不同的範疇,並且從一開始就由一道抵制意義的橫槓所分開(拉康)。

能指=資本主義。

所指=個人主義式競爭、冷血的自作主張。真實是窮人沒有選擇工作的權利,從政者從不會憐憫非標準式的窮人,所以林立青恐懼,我也恐懼。


兩個不同的範疇從一開始就由一道抵制意義的橫槓所分開,這是語言學的力量。中產階級判斷人的標準?經濟條件決定論?還是從生活態度論起?或許可以觀察當代新聞。例如這樣子的心得:
「基本薪資應該是133元,怎麼敢貼出來?是不是寫錯數字了?」但事實卻是「130元雖然不合法,在南部算是高薪,才會貼出來吸引人。」

心得最後說:「這個經濟困境,希望能快快脫離。」依然是經濟條件決定論。通常的看法是中華民國是實定法國家,行政單位必須積極地踐行法治程序,而不是消極等待經濟好轉,期待善良資方能夠照勞基法照顧勞工。勞基法第一條明文規定:「為規定勞動條件最低標準,保障勞工權益,加強勞雇關係,促進社會與經濟發展,特制定本法;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雇主與勞工所訂勞動條件,不得低於本法所定之最低標準。」體系解釋就該照現行法意旨解釋,勞動條件不得低於勞基法最低標準。

中華民國法律似乎沒什麼節操,沒辦法保護人(當然也沒辦法保護窮人)。我認為的法律是「一個友愛的態度」,公平、正義、平等只是友愛的下位概念。我們對於生活認知肯定有分歧,卻能在台灣聚集在一塊,這才是法律該維護的價值與樣貌。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事件》對齊澤克的一個抄襲。


「我們可以將事件視作某種超出原因的結果,而原因與結果之間的界線,便是事件所在的空間。因果性正是哲學的基本問題之一:是否所有的事物都以因果鏈條相連?一切存在之物是否都受充分理由律的支配?真的有無緣無故憑空出現的事物嗎?如果事件的發生不以充足理由為基礎,我們又如何借助哲學給出對事件及其可能條件的界定?」


「未知的已知,這正是佛洛伊德意義上的無意識。」


「事件涉及的是我們藉以看待並介入世界的架構的變化。」


「幻想本身就構成了我們的欲望,他不但為欲望提供了參照座標,而且事實上教導我們進行欲求。」

(問題在於,我如何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對於婚姻家庭的欲求?這正是幻想所告訴我們的。我們能夠穿越幻想嗎?當我們真正構成婚姻家庭,我們在想什麼?在這個過程中,人類是真正意義上的人類嗎?人類能向現實世界敞開自己嗎?《東京白日夢女》演示婚外情,切斷我們對婚姻家庭的想像,小雪正向現實世界敞開自己嗎?)


「本雅明所指的並不是語言本身能夠被劃分成許多種類,如人的語言、動物的語言或遺傳物質的語言等等。相反,在本雅明看來,世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語言,那就是人的語言。」


「墮落實際上意味著創造救贖條件的起點。」

(為了讓婚姻家庭價值能夠降臨人間,廣義同性戀必須從伊甸園墮落。婚姻家庭價值正是窺見周遭之惡的那個眼神本身,那個窺見惡的眼神將自身排除在其批判的社會整體之外,這種排除本身恰恰就是惡的形式特徵。)


「坂口安吾主張過一種服從正常欲求的生活,然而,就在他離開佛教世界的那一刻,坂口安吾才成為一個真正的佛教徒。在坂口安吾看來,墮落性指的是身處一種暴露並向他者開放的狀態。


「佛教中的這些理論難題表明:想要取消作為有責任的自由行為者意義上的主體性,即便不是完全不可能,也是極為困難的。」

(我們固然無法逃避命運的捉弄,但我們也同樣無法以命運為藉口逃避應承擔的責任。無意識的機制支配著我們的一切。)


「秩序,就這個詞的合理意義而言,指的只是特定的領域:他並不涉及某種需要尊重與服從的秩序,更與任何要遵守的觀念或要達成和諧狀態毫不相干。拉康意義上的象徵物,指的無非是那在語言與性的交匯處浮現出來的本質上的無序。」


「畢竟,神的潰敗是以神的存在為前提的。」


「智者學到神之死的教誨,而真理則寓於律法的僵死文字之中,這些文字已經超出了神的掌控。簡單說,一旦創世宣告結束,神便失去了干預人世如何解釋律法的權利。」

(所有宗教都是有問題的。)


一方面,純粹過去必定是過往的一切,但另一方面,它也必須隨著新的當下的發生而改變。

(我們知道某件事是真的,但還是無法接受它的真實性。歷史雖然已經凍結在那時刻,但隨著當下發生的改變,主體面對實體不自主產生分裂,為了保持象徵一貫性、有效性的要求,只能把最低限度的公共恥感懸置起來,大家「聽膩了」過往的一切,然而新的當下發生許多事,「象徵」的過往必然產生改變。恐怖殺人暴行化為純粹事件的本身,以至於二二八殺人精神可以如影隨形,以至於虐待外勞刻苦老闆精神可以如影隨形。)

(台灣恥度最低。)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文字的憑據》對拉康的一個解讀的抄襲性繼受。


(未知圖鑑的不懂)



為何讀拉康的一個文本?

文本的題目通常比喻預言的內容,這個預言就相應地成了比喻或諷喻:既是對無意識之為語言的比喻,又是對同一個無意識所遭受的社會壓抑的比喻。



壹、能指的邏輯

ㄧ、文字科學

文字這個概念?文字主要指包含主體在內的語言結構。如果主體可能看起來像語言的奴僕,那麼同樣地,他更加是某種處於普遍運動中的話語奴僕。在這個普遍運動中,他的位置在出生時就已經登記在冊,哪怕只是以其專名的形式來登記。

對拉康而言,只要是主體,就必定已經是社會性主體。文字化對應於一種契約理論,以契約的方式從獸性過渡到人性的理論。語言學是一場知識革命,它打亂了所有科學的等級分類並對此重新劃分。

二、算法與運算

拉康的表達式 S/s 也許只是符號概念的一個「形式性」的表達。語言學的所有論題自此都取決於能指(S)和所指(s)的初始位置,它們是兩個不同的範疇,並且從一開始就由一道抵制著意義的橫槓所分開(/)。算法是打叉的符號,不是被摧毀的符號,能指、所指、意義都還在那裡,但它們的體系卻遭到擾亂和破壞。已經明顯被簡化成名詞的 chose(物)則斷成了兩半,一半是 cause(訴訟),chose 恰恰以這種形式保留在我們的語言裡,另一半則是 rien(無),在這個詞上,chose 的拉丁外套 [rem] 已蕩然無存。

1. 物質性:書寫在橫槓上方的兩個詞項取代了能指。
2. 定性:代替預想的所指(或概念)
3. 象徵化:能指在這個象徵化當中的轉換被給予出來作為某種「意義」的沈澱。

出於命名的必要,他就是這個結構之洞,正是按照這個洞,法則被標記為差異。由於算法本身只是能指的純粹功能,他只能揭示在這個遷移中的某個能指結構。

三、能指樹

如同我們對語言的一般看法,能指的結構在於它是關連起來的。不指出意義的完成與鎖定,而是要指出能指的產生永遠先於所指。

四、能指化

能指是以現在分詞的形式出現,因此問題的重點在於在這個分詞形式裡所包含的主動的和生產性的價值,並且這是這個價值最終會去規定拉康的「能指化」。能指化實際上是能指在「已進入所指的層面」食,並且在他由此最終「承載了意義」時所進行的運算。我們可以極其嚴格的把這個價值命名為無意義的

這全部的能指,只有當它們在主體中當下在場地存在時,才能夠進行運算。符號,就是把某物再現給某人的中介。拉康的「符號」因此涵蓋了指涉性符號概念。

我,真理,我說。

主體被定義為「能指所再現的事物」,如果主體是言語的可能性,並且如果該言語是作為能指鏈而得到實現,那麼,一個能指與另一個能指的關係,被一個能指「再現」為另一個能指的事物,即鏈條的結構本身,正是在那裡產生了必須命名為「主體」的事物。

1. 能指,就是用另一個能指來代表主體的東西,或者就是把主體再現為另一個能指的東西。
2. 主體,就是能指 (f(S) I/s) 所再現的事物,並且他只能把它再現成另一個能指。

主體被嚴格地還原成了關於一個能指組合模具的公式。大寫他者恰恰是現代博弈策略的純粹主體,他即是那個「-1」,如此是不可能發音的。

文字科學被牢牢套入一個主體理論裡。從那一刻起,主體的入口指可能是一個通往能指的入口,就在所指的主體不由自主地滑動那一刻,就在關於他的理論被相應地套進文字理論中的那一刻。

主體的真正功能由此而被解析成隱含的兩個要素:借代和比喻

1. 借代 (f(S...S') ≌ S(-)s):不是作為修飾或作為保證意義安全 (sauf) 方式的這樣一種修辭。他是一個作為軸線或作為表達手法的橫組合,根據這個組合體,意義在話語的文字中走向貧乏或枯竭。

2. 比喻 (f(S'/s) S ≌ S(+)s):比喻恰恰位於從無意義中產生意義的那一點上。

(邪教?)

文字是什麼的奴隸?拉康告訴我們,它是一種真理的奴隸。



貳、能指的策略

從我們變熱的那一刻起,難道我們沒有感覺到這個真理的燎原之火嗎?

因此,關連是缺失的。

一、策略

這不意味著應該亦步亦趨地(也就是說虔誠地)重複他們,而是應該準確地書裡出它們的邏輯。(比較:許士宦:應有的問題意識是指明其與我國法治何所異、何所關聯及如何銜接,否則逕將外國學說原樣比附套用於台灣法,不能完全免於被譏評為所謂國籍不明之論文。)

二、體系和組合

讓人看懂這一話語在體系上的統一性實際上也許只是一種重複統一性的方法。

1. 在言語上(借代)
2. 憑藉語言(比喻)
3. 在言語裡(動詞存在)

語言學的哲學動機由此轉移到了能指的邏輯裡。主體在那裡掉進了一個洞,但對於這個洞,言語某種程度上他是未經觸碰的繪製著它的邊界。

拉康的邏輯顯然不是一板一眼,人們所說的邏輯或法規向來只是被煞費苦心地用來適應某個歷史時期的規則大全,因此我無所期待於這些對大寫他者缺乏誠意的規則,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假如我認為這麼做有利或假如有人迫使我這麼做時,我才會用到它們,僅僅為了捉弄一下不誠之意。拉康阻止我們入戲太深。

一門否定性的科學,但仍舊是一門邏輯的科學?

我們已經認識到,這個 cogito 作為「哲學的假象」繪製了「這一讓現代人確信成為自己的幻影」。

一個在洞中的主體,由一個消隱的神對他作出計算,它圍繞著一個離心的旋轉轉動,這個離心的旋轉畫出了他科學的範圍(cercle),而這慾望則由一種指涉洞的言語的契約所固定。

三、「對應一致的」真理

經過那麼多世紀的宗教虛偽和哲學自大之後,仍然沒有任何東西有效說明比喻與存在的問題及借代與存在的缺失之間的聯繫。

我不想知道。

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PMGO] Gen 2 作業紀錄


Gen 2 Pokemon List: https://pokemongo.gamepress.gg/pokemon-gen-2

A Guide to Gen 2 Evolutions: https://pokemongo.gamepress.gg/gen-2-evolutions-guide

作業記錄表:
152 Chikorita   Chikorita   801
153 Bayleef Bayleef 1296  
154 Meganium    Meganium    2227  
155 Cyndaquil   Cyndaquil   831
156 Quilava Quilava 1484  
157 Typhlosion  Typhlosion  2686     (+ 100 Candies Evolve 2017.2.27 幸福水漾公園)
158 Totodile    Totodile    1011  
159 Croconaw    Croconaw    1598  
160 Feraligatr  Feraligatr  2721  
161 Sentret Sentret 519
162 Furret  Furret  1667  
163 Hoothoot    Hoothoot    640
164 Noctowl Noctowl 2040  
165 Ledyba  Ledyba  663
166 Ledian  Ledian  1275  
167 Spinarak    Spinarak    685
168 Ariados Ariados 1636  
169 Crobat  Crobat  2466  
170 Chinchou    Chinchou    1067  
171 Lanturn Lanturn 2077  
176 Togetic Togetic 1543  
177 Natu    Natu    925
178 Xatu    Xatu    1975  
179 Mareep  Mareep  887
180 Flaaffy Flaaffy 1402     (+ Wild 2017.2.27 士林華齡公園)
181 Ampharos    Ampharos    2695     (+ Wild 2017.3.15 中央研究院)
182 Bellossom   Bellossom   2108     (+ Sun Stone 2017.2.23 轉牌子)
183 Marill  Marill  420
184 Azumarill   Azumarill   1503  
185 Sudowoodo   Sudowoodo   2065  
186 Politoed    Politoed    2371     (+ King's Rock 2017.2.23 轉牌子)
187 Hoppip  Hoppip  508
188 Skiploom    Skiploom    882
189 Jumpluff    Jumpluff    1553  
190 Aipom   Aipom   1188  
191 Sunkern Sunkern 316
192 Sunflora    Sunflora    2048     (+ Sun Stone 2017.3.4 滿手鮮血中正紀念堂)
193 Yanma   Yanma   1326  
194 Wooper  Wooper  596
195 Quagsire    Quagsire    1929  
196 Espeon  Espeon  3000  
197 Umbreon Umbreon 2052  
198 Murkrow Murkrow 1392  
199 Slowking    Slowking    2482     (+ King's Rock 2017.3.7 碧湖公園)
200 Misdreavus  Misdreavus  1781  
201 Unown   Unown   1022     
202 Wobbuffet   Wobbuffet   1024  
203 Girafarig   Girafarig   1863  
204 Pineco  Pineco  1045  
205 Forretress  Forretress  2263  
206 Dunsparce   Dunsparce   1615  
207 Gligar  Gligar  1758  
208 Steelix Steelix 2439     (+ Metal Coat 2017.3.4 滿手鮮血中正紀念堂)
209 Snubbull    Snubbull    1124  
210 Granbull    Granbull    2440  
211 Qwilfish    Qwilfish    1910  
212 Scizor  Scizor  2801     (+ Metal Coat 2017.3.3 植物園刷牌子)
213 Shuckle Shuckle 300
214 Heracross   Heracross   2938     (中南美限定)
215 Sneasel Sneasel 1868  
216 Teddiursa   Teddiursa   1184  
217 Ursaring    Ursaring    2760  
218 Slugma  Slugma  750
219 Magcargo    Magcargo    1543  
220 Swinub  Swinub  663
221 Piloswine   Piloswine   2284     (+ 50 Candies Evolve 2017.2.28 雙園河濱公園)
222 Corsola Corsola 1214  
223 Remoraid    Remoraid    749
224 Octillery   Octillery   2124  
225 Delibird    Delibird    937  (未開放)
226 Mantine Mantine 2032  
227 Skarmory    Skarmory    2032  
228 Houndour    Houndour    1110  
229 Houndoom    Houndoom    2529  
230 Kingdra Kingdra 2424  
231 Phanpy  Phanpy  1175  
232 Donphan Donphan 3022     (+ Wild 2017.2.22 汐止狂奔抓野怪)
233 Porygon2    Porygon2    2546     (+ Upgrade 2017.3.6 康寧大學下方公園)
234 Stantler    Stantler    1988  
235 Smeargle    Smeargle    389   (未開放)
236 Tyrogue Tyrogue 404
237 Hitmontop   Hitmontop   1905     (+ Wild 2017.3.1 內湖成功公園)
238 Smoochum    Smoochum    1230  
239 Elekid  Elekid  1073  
240 Magby   Magby   1178  
241 Miltank Miltank 2312     (+ Wild 2017.2.22 汐止狂奔抓野怪)
242 Blissey Blissey 3219  
243 Raikou  Raikou  3349     (未開放)
244 Entei   Entei   3412     (未開放)
245 Suicune Suicune 2823     (未開放)
246 Larvitar    Larvitar    904   (+ Wild 2017.2.24 葫洲捷運站抓野怪)
247 Pupitar Pupitar 1608   (+ Wild 2017.3.1 147漆彈主題樂園)
248 Tyranitar   Tyranitar   3670   (+ 100 Candies Evolve 2017.4.6)
249 Lugia   Lugia   3598     (未開放)
250 HoOh   HoOh   4650     (未開放)
251 Celebi  Celebi  3090     (未開放)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韓國戲劇《Signal》




Criminal Profiling(犯罪側寫師),不懂,隨著戲劇推演,慢慢知道這個「職業功能」。犯罪側寫師並沒有戲劇裡講得那麼殘廢,美國有強烈的被害妄想症,任何可以防止犯罪的招式都會拿來實際應用,這種實事求是的態度可以在第三世界演習戰爭看得到。一個強盛的國家,必定吃了很多人肉。以下是介紹:

Criminal Profiling: A viable investigative tool against violent crime.

The Profiling Process: The profiling process is defined by the FBI as an investigative technique by which to identify the major personality and behavior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offender based on an analysis of crime(s) he or she has committed. The process generally involves seven steps.

1. Evaluation of criminal act itself.(紅院洞殺人案特殊棄屍方式)
2.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of the specifics of the crime scene(s).(大盜案追不到犯人之矛盾)
3.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the victim.(京畿南部連續殺人案最後不一樣的繩結)
4. Evaluation of preliminary police reports.(朴善宇自殺疑案)
5. Evaluation of the medical examiner's autopsy protocol.(無法驗屍的朴海英哥哥朴善宇的抽血樣本)
6. Development of profile with critical offender characteristics.(紅院洞殺人案排放整齊的貨架)
7. Investigative suggestions predicated on construction of the profile.(在公訴期限內追金允貞誘拐案兇手)



另一方面,犯罪側寫師的「戲劇功能」就比較容易讓人理解,「解釋劇情」。如同電影中的壞人殺掉好人之前總是大談犯罪計畫,亦或是好人抓到壞人總是費心解釋逮補計畫,老是把米蘭達當耳邊風。

「解釋劇情」的犯罪側寫師在《Signal》角色非常吃重,時空跳躍錯置很容易讓觀眾出戲,「黃光/冷光」、「當代/九十」切換觀眾畫面的時序,其中「李材韓/朴海英」連接處是橫空出世的無線電對講機,不禁讓人想到 germs of holomorphic functions,無線電通話的時候就是那個 nonempty connected open set「車秀賢」。



很好看,是會哭的戲。



補:「2月5日不要去療養院」暗示有第二季。如果純粹寫「一定要去療養院」大家反而不會那麼想去,如果叫大家不要來,大家肯定跑去療養院看李材韓。搭配追殺情景,李材韓恐怕又會消失不見。


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

韓國的《熔爐》





很好看。



「如果你真心希望構築一個人人都幸福的世界,方法只有一個,愛上醜陋。」(古美門)



火車撞死民秀的弟弟,是不用停下來看嗎?這是我的疑問。

姑且不論火車撞死人跑走算不算肇事逃逸,《熔爐》劇情單刀直入絕無冷場,電影畢竟是「藝術」,好的題材當然是先決條件。真實事件加入小說改編,編劇再加以小說化,許多鄉民將「虛構情節」批評為矯情,實在太看輕藝術。

然而光有題材是不夠的,好的拍攝藝術才能打動人心。例如描寫「霧社事件」的《賽德克巴萊》,題材沒問題,但真的打動人心嗎?大家自有公評。我認為好的電影=好的題材+好的拍攝藝術。然而《熔爐》做的更多:
《熔爐》=好的電影+票房+造成社會運動。
《熔爐》讓「少數」人權團體訴求得逞,學說變通說,最後變成處罰人渣的法律。然而處罰加重是否能夠讓性侵犯減少?亦或是麻醉民眾轉移焦點,企圖淡化主權者責任,因而主權者不必深刻反省?預防分三個層次:初級預防、二級預防、三級預防,重點絕對在初級預防。此外,性侵能夠被嚇阻嗎?



回到電影身上。

場景發生在嫌惡設施「慈愛校園特教學校」。若不是環境所逼,首爾出身的仁浩會自甘墮落的跑到霧津教書?這麼說有點過分,可是這就是現實,不得已的選擇早已決定學生的處境,若不是正義的仁浩,社會有反省的可能?至少台灣不會反省。

因為「特教學生」不可選擇的身份,這些學生必須住在類似監獄的場所,透過社會「規訓機制」,讓學生接受標準化、同質化的「特殊教育」(至少美術課大家一起上),使學生成為高度自覺的主體,也使環境成為高度自覺的主體。有多少人認為特教學生說的話真實性有問題?這也是主權者刻意塑造的形象,這代表自由資本主義有生產力的見解:別浪費錢在特教學生。

對比令人可憎的監獄,還記得大寮監獄之大聊特聊嗎?被排除的「犯罪者」,因為身份所以言語並無可取之處,例如「陳水扁假病可以保外就醫,監所比他嚴重的就不能保外?為甚麼?因為我們是罪犯、活該關死,那阿扁不是罪犯嗎?既然阿扁可以保外,那就比照辦理一視同仁,法律之前人人不是平等嗎?」人本來就是不平等的,仁浩經濟弱勢,卻得擔任正義使者讓自己經濟更弱勢。



因為醜陋,仁浩捧著五千萬韓幣進貢。

因為醜陋,仁浩隔著女廁沒有伸出援手(雖然他不具保證人地位)。

因為醜陋,仁浩捧著鮮花準備進貢給校長。

因為醜陋,市政府把皮球踢給教育局,教育局把皮球踢給市政府。

因為醜陋,大家相信功過相抵(教會弟兄姐妹在法院門口唱詩歌,出面聲援校長)。

因為醜陋,學校警衛不得不作偽證(正義?)保住自己的飯碗(生存?)。

因為醜陋,年邁的奶奶無能為力的同意和解。

因為醜陋,檢察官沒有把錄影帶重要證據交給法官,因為要保住自己的飯碗。

因為醜陋,法院實踐不正義的法律駁回原告之訴。



世界是幸福的嗎?國家本身就是必要之惡,社會本來就是必要之惡,邪惡並不沈重,沈重的是把真相說出來。有想過仁浩的心情嗎?有想過民秀的心情嗎?「生活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不管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都一樣。既然都很麻煩,在一起不也是一種辦法嗎?」我不認為我會被世界改變,因為我跟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Michel Foucault、Giorgio Agamben、Alain Badiou、Slavoj Žižek、還有我老婆一起面對生活的麻煩事。



我,愛上醜陋。

因為醜陋,《熔爐》電影不能有好結局。